>

全国2成耕地受污染,景况维护与全体成员任务

- 编辑:开马结果今晚开码结果 -

全国2成耕地受污染,景况维护与全体成员任务

(作者为中国文化书院编译馆馆长)

在我国现有的20亿亩耕地中,有相当数量耕地受到中、重度污染,土壤点位超标率接近20%,大多不宜耕种。耕地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需海量资金作为支撑。

我开始关注环保是因为80年代初一位环保专家刘文源(音)教授写的一篇文章。我当时是大百科全书出版社《百科知识》杂志的编辑,收到刘教授的来稿,文中提出一个观点:中国的乡镇企业虽然解决了农村失去土地的农民的出路问题,但也可能成为中国环境的一个重大问题。80年代初,邓小平关于乡镇企业的论述发表,大家都只看到了乡镇企业有利的一面,但刘教授却指出,乡镇企业是分散的污染源。现在证明这个观点是很有预见性的。例如淮河的污染治理,淮河在河南境内的一段,沿岸就出现了很多癌症村。这就是我关注环境问题的开端。90年代,我们几个朋友谈到环境问题,都感到这个问题很严重。国外有NGO这类非政府组织来监督政府在环保方面的作为,中国却没有类似的组织,环境治理主要由政府进行,但政府未必能处理得当,或者说在环保方面尽职尽责。那么由谁来监督政府呢?所以90年代我们提出要建立一个NGO组织,抱着试试看的心理,拟订了一个章程交到有关部门,一年后获批准。这时候我们开始考虑:我们能干些什么呢?一个民间团体最可能做的就是唤起民众,提高民众的意识:这块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,我们不保护,谁来保护?我们“自然之友”的理念是:自己的家园自己保护,没有人会替你保护。所以我们将环境教育作为自己的工作内容,这是我们最有效的,也是最有影响力的工作。中国环境问题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技术、政策或者法律问题,而是一个复杂的、牵涉各方面的社会问题。所以只靠解决技术、法规之类的问题是不能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的。毛泽东曾批判马寅初的人口理论只看到人有一张口,没看到人有两只手。但是他没想到,没有生产资料,有手有口的人还是可能会饿死。而生产资料、自然资源只会迅速地消费掉,而不会增长,但人口却是增长的。温家宝总理曾说过,中国的问题就是一个乘法和一个除法。就是说,任何消耗、浪费、污染乘以13亿人就不得了了;中国不管有多少资源,除以13亿人,每个人还有多少呢?我们每个人都参与着这个乘法与除法,所以我们一定要记住这句话。下面我先说说中国的资源状况。1、耕地。解放初期,我国的土地资源户均有30亩左右。现在我国共有耕地19亿亩,人均耕地按最严格的统计是1亩1分,按乐观的统计是1亩5分。而联合国粮农组织设定的警戒线是3亩。2、水。中国水资源的世界排名在100位以后。北京的水就极度缺乏,淡水人均占有量是290几个立方米,而著名的沙漠国家以色列则是306立方米。3、能源。我国的人均电力资源拥有量是0.25千瓦,不到世界人均拥有量的一半,只有发达国家的1/10~1/6。我国每年进口石油1亿2千万吨,是世界第二大进口国。4、资源分布不均衡。从中国地形图上可以看到,只有东南部地区是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,我国的人口也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。现在中国人口前所未有的多,人均资源前所未有的少,而经济发展的规模和速度又是前所未有的快(这是改革开放带来的),那么这个矛盾怎么解决呢?现在这样的经济发展规模和速度能维持多久呢?资源和环境容量又能支撑多久呢?本来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应该特别节约,但实际情况恰恰不是这样的。我国是第一钢产大国,但效率最高的厂生产每吨钢要消耗水23吨,效率最差的则要56吨,而美国却只要6吨。我国生产每单位粮食的耗水量是美国的5倍,锅炉效率是发达国家的20~25%。2002年,我国每单位产值的能耗是美国的5.5倍,德国的7.5倍,日本的11.5倍。我们的生产方式是不节约型的。2003年,我国国内生产总值是全世界的3.3%,但消耗的钢、煤则占了全世界的1/3,水泥是1/2。单位产值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是美国的8倍、德国的26倍、日本的60倍。中国正在成为世界的“厨房”:好菜好饭端出去,垃圾留下来。但是中国当这个世界工厂,是要付出代价的:消耗能源、接受污染。我们的可持续性在哪里?我再说说中国的污染情况。90年代,国家环保总局提出环境治理的重点是三河:淮河、海河、辽河,三湖:巢湖、太湖、滇池。环保总局曾经在2000年实施了一个零点行动,表示淮河的治理到此为止。治理淮河,首先要关闭周边的小型乡镇企业,但问题是,如果真的关了这些企业,谁来给失去土地的农民饭吃?滇池从清澈见底到变成一个长满水葫芦、水色发黑的臭水塘,昆明自来水厂的取水口却还开在这里。滇池的治理没什么希望,因为周边污染源———磷肥厂不能治理,所以只能任由滇池不断萎缩。从滇池可以看出,什么是环境容量?环境容量就是吸纳污染、自动恢复的能力。我国的人口资源和环境容量是有客观限度的。我们能做的只是主观上改变我们的生产态度、消费态度。我国生产能源的消耗与市场机制的不健全有关,与大家没有节约意识有关,个人污染也很严重。我国是人口大国、资源小国,我们的各种生活必需品都是由有限的资源提供的,我们任何时候都浪费不起。而且全世界都面临资源危机,作为地球人,我们更浪费不起。贫富与奢俭不是同一范畴的两对相反的概念,可以富而不奢,也可以贫而不俭。人的生活充实与否不在于物质生活富裕与否,因为幸福的感觉是主观的。每个人都不可能成为救世主,所能做的就是改进自己的行为方式,首先管住自己的一张嘴、一双手、一颗心,这就算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力,如果有能力,再去影响别人。我自己也尽力了:我的名片是用废纸做的,我不用一次性筷子。这些虽是小事,也不能解决中国的环境问题,但是任何事都得从零做起。每个人都从身边的小事做起,中国就有希望。看不起做小事的人也做不成大事。最后,我想用珍妮·古道尔的一句名言来与大家共勉:每个人能做的很少,但是大家联合在一起,就能为世界做事情了(大意)。

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、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日前共同发布了《土地整治蓝皮书:中国土地整治发展研究报告No.2》,蓝皮书提供的上述数据触目惊心。

“土壤污染关系到国家食品安全,为全社会高度关注。”蓝皮书作者、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实施管理处处长贾文涛表示,耕地土壤污染对耕地质量等别有何影响、是否应该将土壤污染因素纳入耕地质量等别评价指标体系、纳入后的评价结果会对我国粮食安全产生哪些影响、污染耕地如何使用等等,这些问题都亟须研究解决。

除此之外,我国还有部分耕地因开矿塌陷造成地表土层破坏、地下水超采,已影响正常耕种。

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郧文聚表示,我国还存在大量不稳定的耕地问题。全国有14945万亩耕地位于东北、西北地区的林区、草原以及河流湖泊最高洪水位控制线范围内和25度以上陡坡,大部分需要退耕还林、还草、还湿和耕地休养生息。

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讲师谷晓坤介绍,中国乡镇企业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,企业用地布局无序失控、经营模式粗放以及对污染物排放控制的滞后,都导致或加剧了农村土地资源和水资源的污染问题。

尽管20世纪90年代以来,全国范围内“工业向园区集中”的规划管理引导策略发挥了一定作用,但农村地区乡镇企业生产性污染大的趋势并没有发生根本变化。谷晓坤说,随着东南沿海城镇化水平提高、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及对污染问题更加重视,中国工业污染正逐步由东南沿海城市向中西部农村转移。

2014年,我国在“长株潭”地区启动重金属污染耕地修复治理试点。蓝皮书称,我国耕地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刚起步,还远未形成规模和产业化,与先行国家和地区比总体差距很大。其中有几个关键问题亟待破解,包括法治建设、规划引领、技术创新、标准规范和资金保障。

“特别是资金问题,我国土壤污染形势严峻,治理与修复自非朝夕之功,需要海量的资金做支撑。”贾文涛表示,从国外经验看,美国通过立法批准设立了污染场地管理与修复基金,即“超级基金”。20世纪90年代,美国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方面的投资约1000亿美元,至今仍有50万幅地块需要治理。

“显然,解决土壤污染修复治理所需资金问题,单靠政府是远远不够的,需要建立健全融资机制,强化污染主体责任,吸引社会和民间资本参与进来,保障土壤治理与修复工作稳步持续推进。”贾文涛说。

本文由学信档案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全国2成耕地受污染,景况维护与全体成员任务